公证视点:涉外法定继承公证法律问题研究
公证视点:涉外法定继承公证法律问题研究
分享到:
  • 文章来源:公证人微信公众号
  • 更新时间: 2016-12-01

  资料来源:涉外家事法律服务

  作者:褚莹,法学硕士,上海市闵行公证处公证员

  内容摘要:

  笔者从曾经承办的一起涉外案例引申出涉外法定继承公证的问题,讨论了公证机构申办涉外法定继承的依据和业务范围,公证机构在办理涉外法定继承中法律适用的选择问题,并着重从实践的角度解析含涉外因素的继承遗产的法定继承的办案思路。

  关键词:涉外继承 法定继承 公证 法律冲突 法律适用

  一、问题的提出

  笔者今年承办了一起涉外继承案件,案情如下:汪某于上世纪80年代和其妻子李某共赴澳大利亚留学并最终在澳大利亚定居,均取得了澳大利亚国籍。夫妻二人在澳大利亚育有一子汪小某(澳大利亚国籍)。汪某于2013年在澳大利亚去世,遗留有坐落于上海市的房产一套,产证登记在汪某和李某名下。汪某的父母均于2014年去世,汪某的父母包括汪某在内总共生育有四个子女,除汪某去世外,其余子女均健在。汪某父母各自的父母亲均在他们之前去世。李某和汪小某欲共同申请办理继承汪某房产的公证,但由于两人在澳大利亚不便回国,且不清楚该如何申办继承手续,故先委托汪某的一个哥哥前来咨询。

  此案既包含涉外因素,同时又涉及到继承中的转继承和代位继承,相对比较复杂。但由于汪某原系中国公民,人事档案和结婚证等材料均在国内,且汪某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的人事档案也均在国内,故在核实继承人的范围时并无太大问题。由于汪某在国外去世,死亡的事实国内无法证明。汪小某出生在澳大利亚,是否为汪某唯一的子女国内亦无相关证明。另外汪某生前是否立有遗嘱,该情况国内公证系统也无法查询。因此笔者在了解情况后,为当事人指点迷津,开具了申办继承的清单。之后李某和汪小某根据笔者的要求提供了相关的证明材料,在澳大利亚申办了汪某的死亡证明公证、汪小某的出生证明公证、如实陈述汪某的父母、子女、配偶情况及汪某生前有无遗嘱等情况的声明书公证,以及委托代理人办理继承公证的委托书公证,将该等公证文书经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领馆认证。此后再由其代理人在国内开具汪某、汪某父母的人事档案等相关材料。汪某父母的子女(即汪某的兄弟姐妹)至本处表示放弃转继承权利,李某和汪小某的代理人代为申办继承,本公证处经过相关的核实手续之后,为李某和汪小某出具了继承权公证书,最后李某和汪小某凭借继承权公证书顺利办理了继承之后的产权变更登记事宜。

  由此案笔者联想到随着近年来我国民商事交往的不断扩大,对外交流日益频繁,特别是境外人士以及我国港澳台地区居民经公证途径申请继承遗产的个案也逐步增多,涉外继承公证问题逐步显现。本文主要针对涉外法定继承公证进行研究,以解决公证实践中的一些问题。

  二、涉外法定继承公证的业务范围

 (一) 涉外法定继承的概念

  继承是一种特殊的民事法律关系,即死者生前所留的财产(包括有关权利和义务)转移给有权利承受的他人的行为。由于继承所涉及的问题较为复杂,各国对待继承的态度也有所不同。正因为继承制度具有多元性,国际私法上的属人法法则、属物法法则以及行为法则都不同程度地对继承制度产生影响。从另一层面来说,继承制度又涉及个人、家庭和社会价值观念,各国在调整继承关系时不可避免地受其政治、经济、历史、宗教和伦理等因素的影响,由此各国关于继承的立法差异较大,法律冲突普遍存在。国际上至今也没有关于继承问题的统一实体法。

  法定继承是指根据法律规定的继承资格和继承程序进行的继承。继承资格是指有继承权的继承人的范围、继承人的顺序和代位继承、转继承等问题;继承程序是指继承开始的时间、继承的接受和放弃、遗产管理、遗产分割、债务清偿等问题。法定继承以一定的人身关系为前提,如被继承人与继承人之间的婚姻、血缘关系等。法定继承是相对于遗嘱继承(Siccessionunderwills)而言的,该概念源自罗马法上“successio ab intestate”,原意为无遗嘱继承(intestatesuccession)。现代一些大陆法系国家的法定继承制度大多源于罗马法。

  涉外法定继承是指含有涉外因素的法定继承。涉外因素是指在继承法律关系的构成要素或与继承遗产有关的法律事实中,有涉及外国的因素。其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1.主体涉外2.客体涉外3.继承有关的法律事实涉外。涉外继承包括以下几种基本情况:继承人和被继承人一方或者双方是外国人或身处境外;所继承的遗产的全部或一部在国外;产生继承的法律事实发生在国外。涉外法定继承至少需要一个涉外因素,但不必全部具有涉外因素。由于目前各国对于法定继承的立法规定各不相同,在涉外法定继承中存在发生法律冲突的可能,具体表现在继承人的范围、继承人的顺序、继承遗产的份额、继承的顺序以及遗产管理等方面的法律冲突。

 (二) 涉外法定继承公证的受理范围及其法律依据

  涉外法定继承公证应分为广义的涉外法定继承公证和狭义的涉外法定继承公证。狭义的涉外继承公证是指继承人、被继承人、遗产等继承法律关系中,有一个以上涉外因素的实体法定继承公证事项。广义的涉外法定继承公证,则不仅包括狭义的涉外法定继承公证,还包括与办理法定继承有关的涉外公证书,主要是指发往境外,供当事人办理继承手续使用的公证文书(如亲属关系、婚姻状况、死亡、放弃继承权声明书)等。

  确定我国涉外法定继承公证受理范围的基本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以下正文及注释均简称“《公证法》”)第11条和第25条。根据上述规定,当事人向其住所地、经常居住地、行为地、事实发生地或相关不动产所在地公证机构申请办理继承公证,公证机构应当受理,但根据《公证法》第2条和第31条的规定,若申请公证的事项不符合法定要求,则公证机构可以作出不予办理公证的决定。

  对当事人提出的法定继承公证申请,公证机构一般应当受理,具体而言,根据《司法部公证律师司关于涉外遗产继承的公证书如何出具事的复函》(以下正文及注释均简称“第124号《复函》”)的规定,下列情况可由有管辖权的公证处为当事人办理继承权公证:(1)中国公民申请继承居住在中国境内的中国公民或外国人在境外的动产;(2)中国公民申请继承居住在中国境内的外国人在中国境内的动产或不动产;(3)中国公民申请继承居住在境外的外国人在中国境内的不动产。

  下列情况公证处则不宜出具继承权公证书,而应根据具体情况为当事人出具与被继承人的亲属关系证明书、结婚证明书或有关当事人的出生证明书,这些证明书发往境外,再按照被继承人住所地法律或不动产所在地法律规定继承遗产:(1)中国公民需要继承中国公民或外国人在境外的不动产;(2)中国公民需要继承居住在国外的中国公民或外国人在境外的动产;(3)中国公民需要继承居住在国外的外国人在中国境内的动产。

 (三) 对124号《复函》的探讨

  第124号《复函》仅规定了继承人为中国公民的情形,对于公证机构是否可以办理继承人为外国人时上述几种情形的继承权公证则未作规定。然而根据《公证法》第25条的规定,若外国人在境内有住所或经常居所,外国人亦有权申请继承权公证。此外,对于境外的外国人申请继承居住在境内的中国公民在境内的动产或不动产,境外的外国人申请继承居住在境外的中国公民在境内的不动产,公证处是否也可以办理继承权公证?124条《复函》同样未予以解答。笔者认为124号《复函》作出此答复,是因为其出台时间在上世纪80年代,当初涉外继承零星闪现,因此第124号《复函》实际也仅就提出的问题作出一般性的指导,未必对涉外继承进行了全面的研究和考量,而且当初办理继承的申请对象多数是中国公民,极少有外国人来申办继承公证的情况,故第124号《复函》在作出批复时有所遗漏在所难免。只是放到涉外继承大量涌现的今天,没有全面的规范对适宜或不宜办理继承公证的范围作出规定,对公证处受理或不予办理继承来说,缺乏法律依据的支撑和明确的办证指导。

  第124号《复函》对不宜出具继承权公证书所规定的情形中,第(3)种情形的规定同样令人费解,该规定仅针对被继承人为住所地在境外的外国人的情形,对被继承人为住所地在境外的中国公民的情形只字未提。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以下正文及注释均简称“《继承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正文及注释均简称“《继承法意见》”),无论作为遗产的动产所处何地,只要被继承人住所地在境外,即应适用被继承人住所地法即外国法,而无论被继承人的国籍为中国还是外国。因此,不论继承人是中国公民还是外国人,在被继承人住所地在境外时,无论被继承人为中国公民还是外国人,也无论其动产在境内或是境外,均应适用外国法律。因此,若中国公民申办继承住所在境外的中国公民遗留在境内的动产时,公证机构拒绝办理继承权公证并无法律依据,但办理继承权公证则又必须进行外国法的查明。由于公证制度本身并不包含外国法的查明制度,而作为司法解释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以下正文及注释均简称“《民通意见》”)第193条规定的五种查明途径对公证制度亦无当然拘束力,从而导致外国法的内容难以查明,这将令公证机构在办理还是不予办理继承问题上进退维谷。

  三、涉外法定继承公证的法律适用

 (一)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总论

  1、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的两种基本制度

  在解决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的问题上,国际私法上主要存在两种制度,即同一制和区别制。

  同一制(Unitary System)也称单一制,是指在涉外继承中,不将遗产区分为动产和不动产,而是作为一个整体,依据同一个法律适用原则确定准据法,即适用被继承人的属人法。“继承以被继承人属人法”是一条古老的冲突规范。它是由古代罗马法的“普遍继承”(Universal Succession)制度发展而来的。由于住所和国籍是确定属人法的两大原则,因而上述冲突规范存在两种形式:一是继承依被继承人住所地法,另一种则是继承依被继承人本国法。1989年海牙《死者遗产继承的法律适用公约》适用法律即采用了“同一制”。按照公约第3条的规定,“原则上遗产的继承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的惯常居住地国家的法律,只要他那时也具有该国国籍,或者他在该国已至少居住了5年时间。而在其他情况下,继承则受与死者有密切联系的国籍国法律支配,除非那时死者与另一国有更为密切的联系,在这种情况下,应适用该另一国法律。”

  区别制(Scission System)也称分割制,是指在涉外继承中,将遗产区分为动产和不动产,对动产和不动产分别依据不同的法律适用原则确定准据法,即动产适用被继承人的属人法,不动产适用物之所在地法。同一制强调身份关系,而区别制强调不动产继承的财产关系。

  这两种基本制度,各有利弊。就同一制而言,优势在于简单易行,不会产生死者位于不同国家的动产和不动产分别受不同的法律支配而产生不同法律结果的矛盾。它的劣势在于用死者的属人法处理位于本国以外的不动产,继承的法律文书往往得不到不动产所在地国的承认和执行。就区别制而言,优势在于它能有效地处理不动产继承的问题,继承的法律文书容易得到不动产所在地国的承认和执行。它的劣势在于可能因为死者的财产由动产和不动产组成、且分别位于几个不同的国家而使法律适用问题变得极为复杂,并且可能导致不合理的结果。

  2、区际私法冲突及其解决

  香港与澳门的回归,标志着我国已经成为一个多法域的国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香港和澳门是同中国内地平等并独立的法域。台湾尚未统一,目前其法律制度与中国大陆并不相同。对于台湾问题,我国亦将按照“一国两制”方针解决。一旦台湾与中国大陆统一,中国将出现“一国、两制、四法域”的局面。

  区际法律冲突是一国内部具有不同法律制度的地区之间的法律冲突,是在一国内部不同地区的人进行民事交往的过程中产生的。由于我国所涉各法域的法律对于继承问题的规定有所不同,继承领域区际私法冲突也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区际继承是相对于涉外继承而言的,是指在一个多法域的国家内,继承法律关系的主体、内容和客体三要素中至少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的因素与另外一个法域有所联系,具体表现为继承法律关系的主体涉及另一法域、内容涉及另一法域或者客体涉及另一法域。

  国际上在实践操作中,对区际继承法律适用基本沿用国际私法中关于涉外继承的一般原则与方法。我国内地立法中没有关于区际继承法律适用的明确规定。世界上大多数复合法域国家的通行做法是将住所地法作为区际冲突法上的属人法。我国目前亦有此倾向,不仅符合世界潮流,也符合我国的实际情况。

  目前各地区已经有自己的国际私法立法或不成文法,如内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以下正文及注释均简称“《民法通则》”)第八章“涉外民事关系的法律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下正文及注释均简称“《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及一些单行法规中就所涉问题的法律适用规定;台湾《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香港则适用英国普通法和制定法中的冲突规范来解决国际法律冲突。国际上也有复合法域国家类推适用国际私法解决区际法律冲突的先例。所以在解决我国区际法律冲突的问题上,从目前的实际看,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台湾可类推适用各自的国际私法来解决法律冲突。

  另一个需要明确的问题是,当继承准据法指向中国法律时,任何有关被继承人惯常居住地国的法律应理解为被继承人在我国的最后惯常居住地所在领土的法律;任何有关被继承人国籍所属国的法律应理解为与被继承人有最密切联系的那个领土单位的法律。

 (二)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

  1、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总论

  国际私法上解决涉外法定继承法律冲突的方式是制定冲突规范以确定涉外法定继承的准据法。对于采用同一制的国家而言,涉外法定继承适用被继承人属人法。对于采用区别制的国家而言,遗产中的动产适用被继承人属人法,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

  2、我国内地关于涉外法定继承法律适用的立法规定

  我国内地调整涉外法定继承的立法依据主要有《继承法》第36条、《继承法意见》第63条、《民法通则》第149条的规定。

  对于尚未出台的立法,如2002年12月23日经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一次会议第一次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草案)》(以下正文及注释均简称“《民法(草案)》”)第九编也对涉外法定继承做了类似规定。如草案第71条规定:“遗产的法定继承,动产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地法律或者经常居住地法律,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律。”

  由中国国际私法学会草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私法示范法》(以下正文及注释均简称“《国际私法示范法》”)在第十节中提出了法定继承法律适用的立法建议,与《民法通则》的规定基本一致,只是在动产继承上增加了一个连接点——“惯常居所”,符合国际上对于惯常居所地法日益重视的发展趋势。

  2011年施行的《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31条对于涉外法定继承也区分为动产和不动产,动产适用被继承人死亡时的经常居所地法,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法。其中关于动产的连接点,表述为被继承人死亡时的经常居所地法,更加符合国际趋势。

  综合上述立法规定和立法指导思想,可以得出如下结论:我国大陆地区对于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采取区别制,动产适用被继承人属人法,不动产适用不动产所在地的法律。

  3、港澳台地区对于涉外法定继承的法律适用

  我国不同法域关于涉外法定继承的规定采取的原则各不相同。我国香港地区同样采用区别制,澳门地区采用同一制,而台湾地区则兼采区别制和同一制两种制度。

PHP Warning: PHP Startup: Unable to load dynamic library 'C:\Npoint_PHP\Npoint_PHP53\ext\php_zip.dll' - Ҳָģ顣 in Unknown on line 0